您的位置:一品俠中文網_鬼谷原創部落 > > 諸天之出租師尊 > 章節目錄 三第三百三十八名章 美名

《諸天之出租師尊》章節目錄 三第三百三十八名章 美名

    [一品俠yipinxia.net]

    王澤剛領著楊康到王府,就被完顏洪烈的手下給叫去了。

    “師傅,我和你一起去,父王一定是責怪我們招惹了完顏碩頭領,我去解釋。”

    聽到楊康的話,王澤搖了搖頭,楊康還不知道完顏碩已經被自己擊殺,完顏洪烈其實是沖著自己來的,想到這里,王澤一進門就說道:“王爺可是責怪王某不該對完顏碩動手?”

    聽到王澤的話,完顏洪烈臉色陰沉的厲害,完顏碩被當場擊殺,他也是在剛剛得知,尤其是知道楊康之前和他有了沖突之后,一方面擔心康兒的安危,另一方面就是心驚王澤的果斷。

    他還不知道完顏碩是單獨被擊殺的,還以為王澤是擋著所有人的面殺了完顏碩。

    “先生是康兒的師傅,保護康兒責無旁貸,只是如今朝廷的事情很復雜,我父皇一直在病危,而我的哥哥和叔叔都已經在拉攏朝堂的勢力,現在先生這一動手,是逼著我和大哥決裂啊。”

    楊康的臉上現出不平之色,帶著怒氣,說道:“父王,完顏碩這家伙太過分,不僅想要在漢人區培養他的人控制漢人,之前孩子的刺殺案件也和他脫不了干洗,再說教訓他的是人是我,不干師傅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完顏洪烈看了楊康一眼,暗自搖頭,雖然楊康一直表現不錯,是他心中滿意的繼承人,但是畢竟還是孩子,心智還是很不成熟,看問題不能只能看到表面,完顏碩為什么要控制漢人區,還不是用那里的人方便辦事,時候可以推脫到漢人身上,其實不僅僅是完顏碩身后的人,就連完顏洪烈也在漢人區有他的代理人。

    不光是他,還有很多人都培養信得過的人在漢人區招攬那些有本事的亡命之徒,說不定就能成為自己的死士。

    也因為如此,漢人區發生的任何事情才能夠在最快的時間之內傳到大金的高層,事實上在中都,不管是在哪里都在金人的管理之下,只是方式不讓普通人可以察覺到罷了。

    “王爺可是責怪我殺了完顏碩會給王爺帶來麻煩,在我看來這時候替王爺爭取了時間,畢竟現在整個中都王爺的外援除了一些老部下,就是王爺的生母,一旦出現奪位,王爺可是最處于劣勢的人。”

    聽到師傅的話,楊康大吃一驚的說道:“師傅,你殺了完顏碩,什么時候的事情?”

    聽到康兒的話,完顏洪烈露出驚喜的表明:“莫非先生不是在大眾廣中殺了完顏碩?”

    “王爺我有那么傻么?”

    聽到完顏洪烈的話,王澤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跟楊康替民做主的心思不一樣,事實上完顏碩早就進入了完顏洪烈必殺的名單,不說他參與了世子的刺殺,就是他是大哥的人,掌握了中都九街巡邏,隨時可以調兵這個位置都是完顏洪烈極為忌憚的。

    但是完顏洪烈也知道大哥對于這人的保護很好,并且完顏碩也是有一定的武功,平常的刺客很難殺得了他,萬一不成功為抓住,到時自己就麻煩了。

    現在王澤幫助自己解決了,還是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中,按照王澤的解釋,除了完顏碩外,他的其他跟隨也都被王澤斃命,根本不知道是誰殺了他。

    王澤這樣做的效果,就是幫助完顏洪烈爭取了時間,爭取了向外求助或者想方法逃出去安排的時間,所以完顏洪烈才會如此興奮。

    楊康現在雖然小,就像剛出江湖的俠客,嫉惡如仇,但是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,聽到師傅和父王的對話,他就已經明白現在家里的處境。

    “父王,難道皇爺爺現在的情況真的這么不妙么,我們真的要逃命么?”

    聽到兒子的話,完顏洪烈再也無法隱瞞下去,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康兒,我們這不就逃命,放心在外面還有我的手下,我們只是以退為進,等待東山再起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只是楊康不是普通的孩子,他知道根本不是像父王說的那么簡單,什么以退為進。

    真要是大伯或者其他人成為大金的皇帝,哪怕是父王的手下在忠心,難道敢于反叛不成。

    “師傅,你不僅武學厲害,還能治好梅姨的傷勢,那么我皇爺爺的病,師傅你有辦法么?”

    在楊康看來,最好的結局就是皇爺爺能突然好起來,這樣才是對父王最有力的局面。

    聽到康兒的話,完顏洪烈也是期待起來,他就是知道王澤的武功和醫術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王府是沒有秘密的,即使有,也會沒有,一開始梅超風確實隱藏的很好,但是她動手之后,就不可能在隱瞞下去。

    畢竟后院就是完顏洪烈心中最掛念的地方,是包惜弱的住處,那么暗哨什么的自然少不了的,尤其是在這個皇位爭奪時期。

    當下人告訴他,自己撿回來的那位女人居然是一個江湖高手之后,完顏洪烈可是驚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好在接下來打探之中,似乎這女人有什么大仇家,被打傷了眼睛,躲在這里,而且對楊康很好,所以完顏洪烈才沒有下死手,加上得知她深受重傷更放心了一些,只是對她的身份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而楊康可以治好她傷勢的事情,自然也傳進了完顏洪烈的耳中,在他看來這完全是王澤教導康兒的本領。

    比起梅超風帶給他的好奇,他更想要了解的是王澤。

    本事高的人,完顏洪烈見識的多了,但是本事和才華再高,無法籠絡人家也是沒用,好在王澤還有籠絡的機會,但是王澤的才華越高,完顏洪烈就越需要知道王澤的底細否則的話根本不敢全部相信。

    而現在的情況也是因為完顏洪烈真的被逼入到絕境了,如果王澤真的有辦法治好當今皇帝,那么他的地位就保住了,不僅如此,好爭取到了為以后爭奪皇位的時間。

    對于完顏洪烈的處境,王澤并不關心,這種人是政客,根本沒有什么好心思,但是站在楊康的角度,他不愿意自己的弟子發生逃亡的生活,況且在原著之中楊康不也是好好當他的金國小王爺么,那么這一次的事件應該是和原著之中有所偏離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出現,那么會發生某些事情,最后那位金國的皇帝命會保住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事件,或者是什么人保住了金國皇帝的命,王澤沒有絲毫興趣,現在他想的是自己如何該保住那位大金國皇帝命,不然的話,恐怕也沒有了十幾年后,楊鐵心和穆念慈父女倆出現在王府之中,改變了楊康的一生。

    忽然王澤心中一動,似乎猜測到了什么,如果不是自己的介入,那么會不會是丘處機呢,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原因,原著之中應該出現的丘處機現在沒有找到楊康,所以導致楊康沒有拜師丘處機,而丘處機除了武學,最擅長的就是醫術,說不定原著之中少了一段內容,就是丘處機被完顏洪烈推薦給大金國的皇帝治病,并且治好了,所以完顏洪烈的這場危機才會被化解。

    至于為什么江湖上不知道這件事情,其實也很簡單,在南宋的武林之人巴不得大金的皇帝斃命,要是知道了全真的弟子,而且還是全真七子之一的丘處機治好了大金國的皇帝,那么江湖上會如何看待全真教。

    要知道全真的祖師,王重陽年輕的時候,可是一直抗金的,最后也是因為失敗,心灰意冷之下才出家。

    王澤搞不明白為什么丘處機到現在還沒有找來,不過顯然這次他需要背鍋了。

    面對完顏洪烈和楊康期待的眼光,王澤點點頭:“我對于一些疑難雜癥確實有一些方法,不過我沒有親眼看到大金皇帝的身體,所以也不敢打包票。”

    聽到王澤的話,完顏洪烈心中一沉,其實他也知道王澤這樣說無可厚非,但是現在這時間點太重要了,可以說趁著完顏碩被刺殺,整個中都城門還沒有被他大哥或者叔叔重新把持的時候,是他帶著一家老小逃出去最好的機會,但是這樣一來他就什么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只是留下卻要拿著自己的命去賭注,王澤必須要治好完顏璟的病,他們才有機會活下來,可是連太醫院束手無策,甚至宮內連后事都在預備之中,當然外人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但是這瞞不住完顏洪烈,正是因為如此,完顏洪烈才越發的惶恐,王澤能治好么,他的醫術足夠么。

    雖然洪恐慌不已,但是完顏洪烈心底極力告訴自己,萬一有機會呢。

    要知道由于完顏璟一直沒有立太子,在他病危的時候中都各勢力都開始重新洗牌,完顏洪烈成為這次洗牌的犧牲品,這是因為在諸多實力之中,他是經營時間最短的。

    如果讓他在多經營幾年,憑著自己在朝中越來越受到父皇的重視,還有母親在后宮幫主自己,完顏洪烈的實力一定可以迅速擴張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坐以待斃。

    猶豫了一夜,完顏洪烈終于做出了決定了,第二天晚上,王澤在完顏洪烈的帶領下秘密進宮了。

    完顏洪烈還是不想要放棄手中的權利,想要在賭一把,所以他利用了母親在宮中的實力,悄悄把王澤帶入進去。

    王澤終于見到了這位大金國的皇帝,在歷史中完顏璟不僅聰慧好學,有其父的風采,還因為崇尚儒雅,因此名士層出不窮,執政的大臣大多都有文采,還出現了很多有能力的官吏和耿直的大臣都得到了任用,前期完顏璟可以說是一手的好牌,不僅繼承大定盛世,還在這基礎上加強了官制改革,為適應形勢和需要,又設立了許多新的機構。

    同時,完顏璟在法制建設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果,鞏固政權,使女真社會封建化最后完成,這是金朝最為繁榮興盛的時期,經濟發達,人口增長,府庫充實,天下富庶,史家評為“宇內小康”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期金朝人口數量最多的時期,總人口超過5600萬,不過完顏璟在位后期,由于中原地區水旱蝗災頻頻發生,黃河三次大決堤在使河道南移奪淮入海成為定局的同時,也使金朝經濟一蹶不振,中原農業遭到嚴重破壞,大規模的賑災和河防更令金朝財政雪上加霜,偏偏完顏璟寵愛李元妃,也就是完顏洪烈的母親,導致經童出身的胥持國管理朝政,大肆撈錢使完顏璟后期的政風逐漸下滑,黃河泛濫是金朝國勢開始衰退開始,卻也導致沒有多余的錢來賑災和用兵,讓朝中上下都想方設法的去撈錢,也是為什么完顏碩想要控制漢人區的原因。

    并且因為錢政的原因,使得金朝軍事逐漸荒廢,終于讓北方蒙古得到興起的機會。

    完顏洪烈其實也不相信王澤,所以才會使用手段把王澤帶入皇宮,到時候萬一最終還是不治的結果,那么他也可以及時擺脫關系。

    完顏洪烈的這點心思根本逃不過王澤的法眼,在王澤眼中甚至覺得有些可笑,一旦自己失敗的話,完顏洪烈哪怕跟這件事情沒有關系,又能活多久呢,他的政敵會讓他繼續活下去么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李元妃的勢力在皇宮之內還是很有勢力的,王澤來到完顏璟床前的時候,居然只有兩名宮女,而且都是元妃的心腹。

    等到玩王澤查看之后,發現完顏璟其實就是重感冒,可惜的是現在這個世上沒有抗感冒的藥物,都是一些中藥,所以完顏璟才會如此嚴重,這在普通醫師面前自然是束手無策,但是在王澤眼中卻太簡單了。

    而且王澤望著昏迷不醒的完顏璟腦海之中生出一個計策來。

    “如何,先生?”

    完顏洪烈一直躲藏在宮外的一角焦急的詢問。

    “我保證能讓大金皇帝清醒了過來,不過我更想做這件事情的是康兒或者是王爺……”

    在完顏洪烈焦急的神色之中,王澤沒有多說,而是帶著完顏洪烈出了皇宮,直到這時候,完顏洪烈才驚訝的發現,其實以王澤的武功,整個大內根本沒有人能攔住他,早知道這樣根本不用費這些事情。

    來到了王府之后,王澤終于說出了完顏洪烈最期待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走之前皇帝的已經脫離危險了,事實上在過幾日他就會蘇醒過來,不過我故意留下一手,就是想要給王爺和世子一個揚名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完顏洪烈一雙眼睛立刻亮起來。

    “先生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王爺猜測的不錯,現在正是你們表現的機會了,想象一下,在朝中都束手無策的時候,如果這時候王爺或者世子愿意效仿割肉或者滴血救親的戲碼,相信一定會得到朝中大臣所有人的支持,到時候王爺在朝中的地位就不會像今天這樣了。”

    王澤和完顏洪烈都是聰明人,王澤一說,完顏洪烈就完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這件事還是康兒最適合,不會讓人懷疑,還能達到最大的效果,就是怕康兒怕疼,還有他母親要是知道了,我可真是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楊康推開門說道:“父王,我愿意……”
上一章   返回目錄   下一章
中国厨房走势图
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乐棋牌? 极速飞艇pk10 配资名片 浙江11选5推荐号码 江西11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云南山水麻将1 重庆幸运农场春节休市 现在股市行情 中国体育彩票环岛赛玩法 2010年股票分析 娱乐棋牌 上海十一选五码走势图今天 广东11选5 快乐八怎么玩 澳洲幸运8是哪里的彩种